收藏本頁 打印 放大 縮小
0

互聯網下半場,險企怎么辦?

發布時間:2019-10-29 13:50:29    作者: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網

□記者 趙輝

“產業互聯網是互聯網深化發展的高級階段,也是產業轉型升級的必然要求。”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2019年指出。今天,消費互聯網紅利已經逐漸耗盡。

第33期“中國保險熱點對話”現場

互聯網為代表的科技力量如奔騰之水,開始垂直滲入到各個產業的價值鏈中,科技賦能、產業互聯網成為了“熱詞”。這一重大趨勢又被稱為互聯網下半場。

我們看到,在保險業,科技大潮來勢洶涌,以指數化的速度,重構險企所有的經營環節,從核保到理賠,到精算,到文化和整個商業模式。

這是一場游戲規則洗牌的時代,也是創新者生存的舞臺。如騰訊副總裁馬斌所說,“周期來的時候,選擇準方向,你的努力會乘以周期的加速度。”

那么險企如何擁抱互聯網下半場?如何利用科技的力量實現自身運營模式的革命?為此考察騰訊結束后,圍繞著“保險業如何擁抱互聯網下半場”,《中國銀行保險報》舉辦了第33期中國保險熱點對話。在中國保險報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杜增良的主持下,保險家們一起深入探討了:險企該向騰訊學什么?中小險企如何利用科技實現突圍?險企在突圍中如何借助騰訊這樣的科技巨頭?

險企該向騰訊學什么

“我們保險企業和騰訊之間有很多相同之處。”中國保險報業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朱進元說,保險企業和騰訊都很年輕,都是服務性行業,在理念上都追求用戶價值,服務范圍都涉及到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文化上都追求“向善”等。基于這些共性,保險企業和騰訊有很多合作的空間,比如科技層面是保險業的短板,而恰恰是騰訊的長處所在;再如工具層面,騰訊圍繞數據內容和數據工具做了很多探索,可以為保險企業所用。此外還有場景層面、連接層面、平臺層面、戰略層面等,雙方可以有更多的交流。

朱進元尤其強調了文化方面的互相借鑒。“文化是精神的內核和價值的根源,離開了文化,企業就會成為一盤散沙,無本之木,發展缺乏后勁。騰訊提出的‘科技向善’,恰恰值得保險業學習。”

華泰保險集團董事長兼CEO王梓木也非常看重騰訊的文化。他指出,“騰訊提出了‘科技向善’,把追求社會價值放到核心位置,不是為了短期的商業利益。緊密圍繞著‘以客戶為中心,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出發點,從痛點入手’,這就是‘向善而行’。”“‘向善而行’是企業自覺追求社會價值的集中體現,是滿足客戶需求的深層次歸因。”他說。

王梓木期待保險企業學習騰訊,通過建立生態圈,擴大整個行業的服務領域,創造社會價值,對人給予更加全面的關愛。

互聯網思維下的客戶體驗至上也讓保險家們感觸頗深。

科技正日益為優化客戶體驗賦能。“保險公司目前面臨的消費群體的訴求是:流程要越來越簡,自我體驗要越來越好。原來傳統經營鏈條中,我們需要與客戶見面,理賠時要客戶現場送資料、甚至跑多次;現在客戶足不出戶,就可以辦理完大多數業務;原來是按天賠款,互聯網時代已做到秒賠。這就是互聯網思維和保險科技結合的力量。”國任財險黨委副書記、總裁王新利對于騰訊的客戶體驗哲學深有感慨。

吉祥人壽總裁唐玉明提出:“險企也要更加關注客戶體驗,通過自動化的流程,讓公司為客戶提供一個透明化、無縫化的體驗。”

泰康在線CEO劉大為則相信,這是騰訊“以客戶為中心”的文化外在體現。“真正站在客戶,乃至用戶視角來考慮問題,這與泰康在線的企業文化和目標是一致的。”

中小險企如何實現科技突圍

“作為中小險企,在當下格局中遇到很多困難,更需要運用科技手段尋找突破。”昆侖健康副總裁王健道出了險企科技突圍的迫切性。在馬太效應日益加劇的行業市場格局下,中小險企受限于資金、品牌、人才和投入,在市場中蹣跚而行。如何借助科技,走出自己的突圍之路?為自己帶來了新的動能?

狹路相逢,勇者勝。中小險企在突圍過程中遇到困難在所難免。朱進元認為,保險機構可以從一些方面做好準備:要堅定信心,做好戰略選擇。“困難越多,信心越重要,中小險企的領導者要相信自己可以依靠科技,實現彎道超車”;要開放心態,選擇合適的方法論,“要有改革的勇氣打破現有的東西,才可能創造一個更新的自己”;要守法合規,“金融行業是高度管制的行業,尋求技術帶來的革新,勢必是一種突破,如何把握好這個尺度顯得很重要。”

“船小好調頭。”史帶財險董事長張興眼中,在科技驅動時代,中小險企有自己獨到的優勢,“小”也可能帶來機遇。在他看來,“中小險企成本低、負擔輕、內部溝通層級短,對市場趨勢、客戶需求、產品創新方面反應快,在產品價格上也有一定的競爭力。今天,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車聯網、區塊鏈等新技術的爆發,為中小保險公司的轉型升級發展創造了很好的機遇。”

靈活雖好,但要堅守、有定力,要有自己的核心優勢。“要借助保險科技賦能,形成局部優勢,有所為有所不為,走專業化、差異化、客戶為中心的發展道路。”張興指出。

所謂“科技賦能,服務為要。”信美人壽總經理胡晗則認為對于中小險企,“科技的力量應發力于服務至上,變大數據為與用戶個體因果關聯的小數據應用,在產品創新和兩核風控上提升用戶體驗和消費價值,從低頻到高頻的用戶互動中,增強用戶的獲得感”。這是年輕消費一代主張個性化的時代,中小險企需要面對和滿足用戶需求,科技可發揮強連接和高轉化作用,從而實現保險市場的行業進化。

中小險企由于自身條件所限,對于巨大的科技成本更缺乏承受力。怎么辦?

紫金保險副總裁陳加明提出兩個“定”。首先是定位。“中小險企要將科技與運用放到公司發展戰略高度。這樣才能全面進行體系變革,健全IT治理組織架構,推進系統架構轉型;其次是定力。科技投入和應用過程中,不可能是一帆風順,也不可能立竿見影,必須要有耐心,同時要有容錯機制,這背后是戰略定力。”

如何與騰訊等科技巨頭合作

“今天,單打獨斗的時代已經過去 ,共生共贏時代來了。保險企業,尤其中小險企要與科技公司建立合作關系。要借助科技手段,擴大價值鏈、建立生態圈、開拓新領域、實現新繁榮,這就是保險業的向上而生。”王梓木揭示了保險業生態圈時代的來臨。在這樣的形勢下,那么中小險企如何借助與騰訊這樣科技巨頭的合作,實現更好的突圍?

在昆侖保險經紀總經理張國臣看來,中小險企靠自己建設一套科技體系不現實。而是要與科技巨頭一起,實現優勢互補,對可保風險加強控制,共同優化企業客戶的防災防損能力。“我們中小保險經紀公司在承保能力、成本費用方面處于劣勢。但是可以利用自己在風險控制領域的一些專業能力,結合科技巨頭的AI等科技能力,這樣就能降低出險概率和賠付率。同時在諸如井噴、管道破損等危險、偏僻的出險場景下,利用科技手段更好更快地厘定損失。”

就這一點,劉大為認為,和騰訊合作,要發揮保險公司對長期積累下來的對保險產品業務的深度理解以及原有的線下服務能力的優勢,這往往是其他科技企業所不具備的。

“中小險企應該重新定義自己在科技價值鏈中的比較優勢,融入生態,順勢而為。”張興說。他認為,中小險企應該主動和騰訊這樣的科技巨頭合作,推出簡單,碎片化,高性價比產品,滿足互聯網時代消費者的需求。

陳加明則對于科技巨頭們的智能理賠、反欺詐等科技產品和大數據挖掘與建模能力非常感興趣。“中小公司必須善于借力發展,不能也不可能什么都自己做,完全可以借助像騰訊這樣的優秀公司。”

談及合作,劉大為表示:“我們跟微保合作過程中,可以觸達更多下沉市場的客戶,滿足一些沒有被滿足的保險需求。”

而科技巨頭這邊,騰訊微保執行董事兼CEO劉家明則談到想為保險公司輸出的兩個能力。第一個是保險科技能力。“我們可以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輸出用戶畫像,精準對接給保險公司;除此外,我們還可用它們助力保險公司的風控。”第二個是互聯網思維。“我們在產品和服務創新中用了很多互聯網思維,將用戶體驗提升到另一個維度,這也是在合作中可以賦能給保險機構的地方。”

“走再遠的路,也不能忘我們姓‘保’,這就是我們的初心。要有這個戰略定力,久久為功。”朱進元說。

科技只是賦能者,擁抱互聯網下半場,險企更要堅守行業本質,運用科技讓保險業變得更“保險”。


互聯網下半場,險企怎么辦?

來源:中國銀行保險報網  時間:2019-10-29

□記者 趙輝

“產業互聯網是互聯網深化發展的高級階段,也是產業轉型升級的必然要求。”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2019年指出。今天,消費互聯網紅利已經逐漸耗盡。

第33期“中國保險熱點對話”現場

互聯網為代表的科技力量如奔騰之水,開始垂直滲入到各個產業的價值鏈中,科技賦能、產業互聯網成為了“熱詞”。這一重大趨勢又被稱為互聯網下半場。

我們看到,在保險業,科技大潮來勢洶涌,以指數化的速度,重構險企所有的經營環節,從核保到理賠,到精算,到文化和整個商業模式。

這是一場游戲規則洗牌的時代,也是創新者生存的舞臺。如騰訊副總裁馬斌所說,“周期來的時候,選擇準方向,你的努力會乘以周期的加速度。”

那么險企如何擁抱互聯網下半場?如何利用科技的力量實現自身運營模式的革命?為此考察騰訊結束后,圍繞著“保險業如何擁抱互聯網下半場”,《中國銀行保險報》舉辦了第33期中國保險熱點對話。在中國保險報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杜增良的主持下,保險家們一起深入探討了:險企該向騰訊學什么?中小險企如何利用科技實現突圍?險企在突圍中如何借助騰訊這樣的科技巨頭?

險企該向騰訊學什么

“我們保險企業和騰訊之間有很多相同之處。”中國保險報業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朱進元說,保險企業和騰訊都很年輕,都是服務性行業,在理念上都追求用戶價值,服務范圍都涉及到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文化上都追求“向善”等。基于這些共性,保險企業和騰訊有很多合作的空間,比如科技層面是保險業的短板,而恰恰是騰訊的長處所在;再如工具層面,騰訊圍繞數據內容和數據工具做了很多探索,可以為保險企業所用。此外還有場景層面、連接層面、平臺層面、戰略層面等,雙方可以有更多的交流。

朱進元尤其強調了文化方面的互相借鑒。“文化是精神的內核和價值的根源,離開了文化,企業就會成為一盤散沙,無本之木,發展缺乏后勁。騰訊提出的‘科技向善’,恰恰值得保險業學習。”

華泰保險集團董事長兼CEO王梓木也非常看重騰訊的文化。他指出,“騰訊提出了‘科技向善’,把追求社會價值放到核心位置,不是為了短期的商業利益。緊密圍繞著‘以客戶為中心,以解決社會問題為出發點,從痛點入手’,這就是‘向善而行’。”“‘向善而行’是企業自覺追求社會價值的集中體現,是滿足客戶需求的深層次歸因。”他說。

王梓木期待保險企業學習騰訊,通過建立生態圈,擴大整個行業的服務領域,創造社會價值,對人給予更加全面的關愛。

互聯網思維下的客戶體驗至上也讓保險家們感觸頗深。

科技正日益為優化客戶體驗賦能。“保險公司目前面臨的消費群體的訴求是:流程要越來越簡,自我體驗要越來越好。原來傳統經營鏈條中,我們需要與客戶見面,理賠時要客戶現場送資料、甚至跑多次;現在客戶足不出戶,就可以辦理完大多數業務;原來是按天賠款,互聯網時代已做到秒賠。這就是互聯網思維和保險科技結合的力量。”國任財險黨委副書記、總裁王新利對于騰訊的客戶體驗哲學深有感慨。

吉祥人壽總裁唐玉明提出:“險企也要更加關注客戶體驗,通過自動化的流程,讓公司為客戶提供一個透明化、無縫化的體驗。”

泰康在線CEO劉大為則相信,這是騰訊“以客戶為中心”的文化外在體現。“真正站在客戶,乃至用戶視角來考慮問題,這與泰康在線的企業文化和目標是一致的。”

中小險企如何實現科技突圍

“作為中小險企,在當下格局中遇到很多困難,更需要運用科技手段尋找突破。”昆侖健康副總裁王健道出了險企科技突圍的迫切性。在馬太效應日益加劇的行業市場格局下,中小險企受限于資金、品牌、人才和投入,在市場中蹣跚而行。如何借助科技,走出自己的突圍之路?為自己帶來了新的動能?

狹路相逢,勇者勝。中小險企在突圍過程中遇到困難在所難免。朱進元認為,保險機構可以從一些方面做好準備:要堅定信心,做好戰略選擇。“困難越多,信心越重要,中小險企的領導者要相信自己可以依靠科技,實現彎道超車”;要開放心態,選擇合適的方法論,“要有改革的勇氣打破現有的東西,才可能創造一個更新的自己”;要守法合規,“金融行業是高度管制的行業,尋求技術帶來的革新,勢必是一種突破,如何把握好這個尺度顯得很重要。”

“船小好調頭。”史帶財險董事長張興眼中,在科技驅動時代,中小險企有自己獨到的優勢,“小”也可能帶來機遇。在他看來,“中小險企成本低、負擔輕、內部溝通層級短,對市場趨勢、客戶需求、產品創新方面反應快,在產品價格上也有一定的競爭力。今天,移動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車聯網、區塊鏈等新技術的爆發,為中小保險公司的轉型升級發展創造了很好的機遇。”

靈活雖好,但要堅守、有定力,要有自己的核心優勢。“要借助保險科技賦能,形成局部優勢,有所為有所不為,走專業化、差異化、客戶為中心的發展道路。”張興指出。

所謂“科技賦能,服務為要。”信美人壽總經理胡晗則認為對于中小險企,“科技的力量應發力于服務至上,變大數據為與用戶個體因果關聯的小數據應用,在產品創新和兩核風控上提升用戶體驗和消費價值,從低頻到高頻的用戶互動中,增強用戶的獲得感”。這是年輕消費一代主張個性化的時代,中小險企需要面對和滿足用戶需求,科技可發揮強連接和高轉化作用,從而實現保險市場的行業進化。

中小險企由于自身條件所限,對于巨大的科技成本更缺乏承受力。怎么辦?

紫金保險副總裁陳加明提出兩個“定”。首先是定位。“中小險企要將科技與運用放到公司發展戰略高度。這樣才能全面進行體系變革,健全IT治理組織架構,推進系統架構轉型;其次是定力。科技投入和應用過程中,不可能是一帆風順,也不可能立竿見影,必須要有耐心,同時要有容錯機制,這背后是戰略定力。”

如何與騰訊等科技巨頭合作

“今天,單打獨斗的時代已經過去 ,共生共贏時代來了。保險企業,尤其中小險企要與科技公司建立合作關系。要借助科技手段,擴大價值鏈、建立生態圈、開拓新領域、實現新繁榮,這就是保險業的向上而生。”王梓木揭示了保險業生態圈時代的來臨。在這樣的形勢下,那么中小險企如何借助與騰訊這樣科技巨頭的合作,實現更好的突圍?

在昆侖保險經紀總經理張國臣看來,中小險企靠自己建設一套科技體系不現實。而是要與科技巨頭一起,實現優勢互補,對可保風險加強控制,共同優化企業客戶的防災防損能力。“我們中小保險經紀公司在承保能力、成本費用方面處于劣勢。但是可以利用自己在風險控制領域的一些專業能力,結合科技巨頭的AI等科技能力,這樣就能降低出險概率和賠付率。同時在諸如井噴、管道破損等危險、偏僻的出險場景下,利用科技手段更好更快地厘定損失。”

就這一點,劉大為認為,和騰訊合作,要發揮保險公司對長期積累下來的對保險產品業務的深度理解以及原有的線下服務能力的優勢,這往往是其他科技企業所不具備的。

“中小險企應該重新定義自己在科技價值鏈中的比較優勢,融入生態,順勢而為。”張興說。他認為,中小險企應該主動和騰訊這樣的科技巨頭合作,推出簡單,碎片化,高性價比產品,滿足互聯網時代消費者的需求。

陳加明則對于科技巨頭們的智能理賠、反欺詐等科技產品和大數據挖掘與建模能力非常感興趣。“中小公司必須善于借力發展,不能也不可能什么都自己做,完全可以借助像騰訊這樣的優秀公司。”

談及合作,劉大為表示:“我們跟微保合作過程中,可以觸達更多下沉市場的客戶,滿足一些沒有被滿足的保險需求。”

而科技巨頭這邊,騰訊微保執行董事兼CEO劉家明則談到想為保險公司輸出的兩個能力。第一個是保險科技能力。“我們可以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輸出用戶畫像,精準對接給保險公司;除此外,我們還可用它們助力保險公司的風控。”第二個是互聯網思維。“我們在產品和服務創新中用了很多互聯網思維,將用戶體驗提升到另一個維度,這也是在合作中可以賦能給保險機構的地方。”

“走再遠的路,也不能忘我們姓‘保’,這就是我們的初心。要有這個戰略定力,久久為功。”朱進元說。

科技只是賦能者,擁抱互聯網下半場,險企更要堅守行業本質,運用科技讓保險業變得更“保險”。

未經許可 不得轉載 Copyright? 2000-2019
中國銀行保險報 All Rights Reserved
快乐12任选3计算技巧